免费约炮
同城约炮
兼职小姐
上门小姐️
同城性爱
全国约炮
全国空降️
上门服务
上门服务
免费裸播
抠逼自慰
69互舔
炮机高潮️
无套内射
阴道写真
露天野战️
道具喷水
户外诱惑
精品推荐
美女直播
抖音网红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萝莉学妹
少妇自慰️
户外漏出
车模黑丝
秒播专区
→足交←
→裸聊←
→乱伦←️
→强奸←
→近亲←
→潮喷←️️
→后入←
→内射←
电影专区
啪啪TV
国产原创
麻豆全集️
日韩无码
人妻熟女
经典三级️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在线直播
幼女视频
抖音网红
人妖伪娘
无码高清
欧美幼女
粉嫩萝莉
国内直播
另类视频
在线视频
在线电影
精品国产
网红主播
动漫
萝莉少女
颜射系列
大秀视频
重口味
高清视频
日本无码
欧美视频
御姐黑丝
韩国伦理
中文字幕
邻家人妻
日本有码
强奸乱伦
精东优选
精东传媒
美乳巨乳
自拍偷拍
自慰系列
教师学生
3p群交
同性爱情
亚洲激情
激情图片
街怕美女
网友自拍
唯美写真
激情露出
偷拍街拍
丝袜美腿
欧美美图
动漫图片
情色小说
激情小说
都市情感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玄幻武侠
科学幻想
明星偶像
兼职做爱
幼女破处
不满包退
后入表嫂️
姐妹双飞
同城速约
狂吃臭逼️
熟女搔穴
熟女搔穴
附近可撩
偷情少妇
出轨少妇
小姐上门
同城免费
空姐独家
模特空降
学生破处
总统服务
同城做爱
免费双飞
冰🔥毒龙
免费上门
免费约炮
人妻熟女
好色姐姐
免费双飞
上门服务
真约炮
约炮APP
空姐少妇
❤️网红❤️
学生妹妹
疫情上门
蜜臀妹★
全国空降
小区上门
免费
站长推荐
同城约炮
萝莉少妇
空降约炮
人妻中出
空姐独家
明星约炮
免费上门
约炮专区
同城约炮
空姐独家
免费上门
现场破处
免费约炮
小姐上门
免费双飞
同城做爱
站长推荐
同城约炮
萝莉少妇
空降约炮️
人妻中出
空姐独家
明星约炮️
免费上门
免费上门

新吕布与貂蝉

说这等万死不足谢罪的话!」


  陈宫还想再劝,被身旁的人拉了拉衣角,才不再言语。正在几位谋士踌躇间,
门外传来了貂蝉到府的消息。吕布正待出迎,却又想到自己准备送给心上人的礼
物,急忙回到后庭去取,其他人则悉数出门迎接。陈宫走在最前,双手抱拳,低
头相迎。直到与貂蝉面对面的时候,他才把头抬起,仔细打量这位有着倾城之貌
的女子,更试图从他的眼神中找出些有预谋的不安神色。可是,当他的目光停留
在貂蝉脸上时,却发现自己除了去欣赏这惊人的美貌,再难顾及其他。其他在场
的众人也不禁怨恨天公造物的不公,把这貂蝉生的丹唇含水,明眸含情,皮肤光
洁的似凝脂一般,一张圆脸虽不像瓜子脸那样尖,却与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的目光
和一袭纯白色的轻纱曼裙共同衬出一种清澈晶莹的气质。


  「将军呢?」见众人皆不发话,貂蝉自先问道。


  「噢,」陈宫这才回过心思,参拜过后,恭敬的答道,「将军这就过来,请
夫人先入席吧。」


  貂蝉礼貌地还了一拜,便径直入席去了。从大门到厅堂的路并不远,貂蝉却
有意的放慢了脚步,心下盘算着如何进行王司徒交代的下一步计画。因此在行走
间,她的头微微向下,没有太多注意前方。就在她轻移莲步踏上堂前的石阶时,
一个高大的身影蓦地出现在眼前,正是对她朝思暮想的吕布。看着眼前的男人因
拚命压抑内心的激动而略显无助的神情,和他天生的英武融合在一起,有一瞬间,
貂蝉竟然看呆了。两人别后重逢,本应有千般话语,此时却只有凝望。直到貂蝉
的随身侍女子夕提醒道:「小姐,快与将军入席吧。」


  旁边陈宫更正道:「怎么还叫小姐?早就应该应该改口叫夫人了。」


  貂蝉嫣然一笑,拉起子夕的手快步走向内堂。吕布楞了一下,随即也追了进
去。


  常言道「春宵一刻值千金」,酒席没有多久便散去了,吕布则迫不及待的拥
貂蝉进了暖阁。他们此刻就像是新婚燕尔的夫妇,双双携手入了洞房,别好门,
卿卿我我起来。两人刚在床上坐定,貂蝉似是有话要说,却被吕布霸道地吻上朱
唇,一时间难以作声。


  「反正也要进行计画,与其强忍不如把它当成享受。」貂蝉暗忖着,微微闭
上了美目,任由吕布近乎疯狂的侵略她的双唇。然而,没多久就想起了子夕的敲
门声,她在门外轻声道:「将军、夫人,热水烧好了。」


  吕布这才不舍的离开貂蝉的香唇,道:「拿到这里来吧。」


  说罢,他翻身下床,打开房门,子夕和其他几名府里的男仆就把盛着热腾腾
的洗澡水的大木桶抬了进来,而后,话也不敢多说便退了出去,生怕打扰了吕布
的好事而丢了小命。


  「貂儿,这是我特意吩咐底下人薰制的焚香桶,你不打算试试吗?」


  「我在到府之前已经薰香沐浴,这样,不如让我服侍你这个大男人一次吧。」


  「哈哈,能得美人亲手服侍,奉先(吕布的字)真是不枉此生啊!」


  貂蝉也不多说,走到吕布身前,动手替他宽衣、扶他入水。当看到他男性的
象徵已不安分的有了反应时,便在那上面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娇笑道:「叫你不
老实!」


  「想我行军打仗,万夫莫当,如今却连洗个澡都要你扶。」


  「打仗是打仗,洗澡是洗澡。怎么?你不愿让我扶吗?」貂蝉轻嗔薄怒道。


  「当然不是,只是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福分。」


  「你在外拚命,回到家里,我做妾的当然要尽心服侍了。」貂蝉边用细嫩的
手指在吕布坚实的胸口抚摩,边柔声细语道。


  「貂儿,」吕布握住她的一双小手,看定那双忽闪的美眸,一字一顿地道,
「你不是妾,你是我吕布名媒正娶的妻子,是这个将军府的夫人。」


  貂蝉把手抽了回来,再度放到吕布的胸口,平静地道:「名媒正娶又怎样,
你之前不是也有一个八台大轿娶进门的结发之妻。」


  「她早就离开了,现在府中只有你一人是我吕布的妻。」


  「我又不在乎这些。」貂蝉淡淡道。她的确不在乎和吕布的名分,反正计画
实施以后就可以走人,是夫人还是小妾,对她来说并不重要。想到这儿,她的脑
中又浮现出当日王允对她说的那番话:「现在董卓已死,接下来就是尽量使吕布
这员猛将为我所用,你回去的这段时间要多做工作。但是,吕布此人义理太弱,
容易动摇。你一旦发现他有投奔曹操之嫌,就要立即除掉他!」


  「喂!在想什么?还在琢磨是妻是妾啊?真是个傻丫头!」吕布说着从水中
站起。


  「没有啦。」貂蝉敷衍的笑了笑,接着她主动搂住吕布水淋淋的身体,在他
的小腹吻了起来。脑中却想:「到底是谁更傻还当真不知道呢!」但转念,她的
心底又为吕布在感情方面的付出而感到一丝怜惜。


  貂蝉正兀自想着,冷不防被吕布整个抱起,即而被放到床上。她怕一味地闪
躲会引起吕布的疑心,因此反而迎合地解开了自己的裙带,并装成很投入的样子。


  吕布到底是碰过不少女人,他并没有急着把貂蝉的衣服全部退下,而是忘情
的向她粉嫩的玉颈吻去。随着嘴唇一点点的下移,他才把松动的裙领由双肩退下
两三寸,这样,貂蝉圆润雪白的双峰就有一半露在外面了。



  吕布的嘴唇边追逐着美人香乳的味道慢慢滑向乳沟,边在所行之处留下点点
男性的气息。他把唇停在貂蝉胸部最柔软舒适的地方,用舌尖轻轻逗弄着那一块
诱人的粉红。要不是早有准备,貂蝉恐怕真要把持不住了。


  她集中意志咬破了嘴里的药囊,把一股无味的气体喷向吕布的脸。吕布的身
体此时正在燃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很快便把这些药气尽数吸了进去。在意识
上他丝毫没有觉察出什么,但是,身体却有了反应,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而欲望
则更加强烈。在他昏昏噩噩的时候,突然感觉怀中的人儿挣紮了一下,他连忙伸
手去摸,所触仍是那般的柔软。於是,他自言自语道:「我…这次…不会再让你
跑了!」


  言毕,他猛地撕开身下之人的衣服,用右手的中指探向她的私处,那里还不
是太湿。於是,吕布握住自己硬挺多时的阳具,将那上面溢出的许多透明的液体
均匀的涂抹在女人微湿的洞口,再以手指轻轻的按揉她敏感的小颗粒。只揉了四
五下,身下的美女就开始叫床了。虽然那些「嗯、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刻意的
抑制,但也足以激起吕布更强烈的欲望。他喘着粗气把脸贴到美女的耳边,断断
续续道:「貂儿,我…永远都不…放你走!」


  他一边说,一边把还在不断渗出透明液体的龟头慢慢挺进湿滑不已的洞口,
并匀速的充满整个小穴。


  「呃……」


  终於品嚐到心爱之人的美穴,吕布不禁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在一圈嫩肉
的紧箍之下,这个男人忍不住律动起来。开始的动作不太快,看得出他拚命想多
享受一会儿,但是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大滴大滴的掉落。


  这时候,一直僵硬不动的美女也开始扭动身体,她双手紧紧的攥住床单,不
停得用跨部去迎合身体里的那部分男人。经她这么一动,吕布抽插的动作突然间
加速了。两个人「嗯、啊」的满足之声此起彼伏,不绝於耳,动作更是配合得天
衣无缝,每一下都是完完全全的接触,直到女人紧攥床单的双手猛然转移到吕布
支撑在床的双臂。一股登峰造极的感触袭遍了她的全身,在她的一圈肉壁大力的
吮吸下,吕布也在那一瞬间释放了。但由於两人结合得太过紧密,浓热的液体被
挤出了许多,流到床单上……


  第二天一早,吕布先於貂蝉醒来了,发现她昏睡中仍用一双玉臂环着自己的
雄伟之躯,不禁满足的笑了出来。可能是声音有点大,貂蝉也醒了。她美目微睁,
眼神中还有些许摄人的迷离。


  「大清早的,笑什么?」


  吕布没有答话,用十分爱恋的眼神凝视着貂婵,脑中努力的搜寻着昨晚的记
忆。他可以忆起任何一个细节,但是当时貂蝉的表情,或者说她的脸,却无论如
何也想不起。貂蝉也没有追问,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吕布却坐了起来,掀开被
子,找到昨晚留在床上的印记,又癡癡的笑了起来。貂蝉心里自然明白,於是她
回转过身,道:「就会傻笑!」


  「你不明白。」吕布像个小孩子似的说,此时此刻很难看出他平时的暴虐甚
至凶恶。他回味着,又想和貂蝉再续昨晚的缠绵,门外却传来了家丁的通报,说
是王允的使臣有事求见。吕布只好不情愿的起身出去迎接。


  他前脚出门,貂蝉就把子夕叫了进来,问道:「义父派人来了?」


  「嗯,昨夜司徒大人传信说,如果今天吕布不答应为献帝做事,就解决了他。」


  「昨夜……」貂蝉怜惜的摸了摸子夕的头,说,「昨夜真的委屈你了。」


  「小姐千万别这样说,保住小姐的清白之躯是子夕应该做的。」


  「如果他再要求的话,你不愿意我就自己来好了。我真的不忍心让你一个人
承受这些,先是董卓,现在又是吕布!」


  「小姐对子夕有救命之恩,子夕又怎能不报,等以后小姐嫁个好人家,别丢
下子夕就是了。」


  两人还要说些什么,却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劲中带着一股冲劲,是吕
布没错。貂蝉连忙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笑着迎了出去:「奉先,怎么这么快就回
来了?义父派人和你说什么?」


  「还不是让我给他卖命!」


  「你答应了?」貂蝉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当然没有!现在天下大乱,连皇帝都朝不保夕,谁会替他卖命。」


  听到这儿,貂蝉不由得歎了一口气。


  「貂儿,」吕布见她有些哀伤,忙解释道,「我不是不想顾及你的立场,更
不是忘了他将你许我之恩,只是,我想找个更稳妥的君主跟随。」


  「我明白,我知道了。」貂蝉缓缓的说出这句一语双关的话,似乎是下了什
么决心,但转而,她又略带不舍的问:「你真的……不打算再考虑考虑?」


  吕布只好笑答:「好好好,我答应我的小娘子再考虑考虑。」


  听了这句话,貂蝉示意子夕把已握在手的暗器又收了回去。这一等,又是两
个月过去了。


  这天,趁着吕布不在府中,姐妹两人又相商起来,子夕道:「小姐,你说吕
布怎么这么久还没下决心跟随老爷啊?他是不是根本没有这个打算?」


  「我也不知道,再等等看吧。」


  「我看不用再等了,他这个人没有义性,还不如我当日就把银针刺进他的死
穴里!小姐,你当时为什么要阻止我嘛!看他对你好,舍不得啦?」


  「我哪有?」貂蝉侷促不安的否认道,「我只是觉得他若为义父所用会更好。」


  「可他明明……」


  「子夕,我知道每到腰服侍吕布时就要委屈你,这样,我答应你,从今天起
你再不用替我做那种事了,我……」


  话未说完,耳边突然想起陈宫得意之极的声音:「将军,我没有说错吧,这
女子当真是王允那老贼派来的,她用心险恶,几乎害了将军你啊!」


  貂蝉循声望去,只见吕布一脸怒容的站在那里,心下不由得一紧。吕布大步
走上前来,森然道:「貂儿,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吕布怒不可遏,「所有
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不是?」


  貂蝉紧咬丹唇,不发一语,但是她的心告诉她,眼前这个声名狼藉的男人将
是她的第一个、甚至唯一一个男人。吕布吸了口气继续道:「包括每次和我翻云
覆雨的也是这个贱人而不是你!!!」


  「子夕不是贱人,她是我的姐妹!」貂蝉终於反击了。


  她这一开口,更是激怒了吕布,他怒目道:「好个姐妹,还不都是王允那个
老贼的棋子!」


  暴怒之下,他从陈宫手中一把抓过方天画戟,以戟尖指向貂蝉的咽喉。貂蝉
轻轻的闭上美目,两行清泪滑落脸庞。




       第三话 情难舍貂蝉别吕布 祸难逃子夕遇淫贼


  此刻的她一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登时化吕布这块百炼钢成为绕指
柔了。


  「滚!」吕布从喉咙里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貂蝉不禁睁开满是惊奇的大眼睛看定他。


  「将军,你不能纵虎归山哪!!!」陈宫痛谏道。


  「你给我滚!」吕布厉声道,对陈宫根本不予理会。


  貂蝉深吸了一口气,绕开戟尖,头也不回的出了将军府。就在和吕布擦身而
过的那一刹那,两人同时感到此前的一切都付笑谈中了。

【完】